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1/2)
    作为师雁的那几年里, 因为这个身体受着伤的原因, 她着实吃了些苦苦的丹药。就最开始那会儿, 那位假爹师千缕跟她说, 她的修为想要恢复巅峰很困难, 恐怕一生都无法回到炼虚期。于是, 只给了她一些丹药疗伤,好让她的修为稳定在化神期不至于下跌。

    后来她自己也在鹤仙城寻人看了, 虽说可以恢复, 但需要一笔天文数字医药费,还要请修为比她原本高出一个境界的大能为她打通受伤淤堵的灵脉。她当时一听那巨款数额, 算算自己的工资,再想想师家败落成那个样子,就决定一辈子当个化神期。

    反正也不是她自己辛苦修出来的等级,还是得学会知足, 化神期就很够用了嘛。

    她那时候怎么想得到,有朝一日,她能如此快速恢复修为巅峰, 只是磕了一些糖豆子一样的药而已, 全程无痛,甚至还想再来一些糖丸。有一种药丸还勾起了她的童年回忆,就是小时候吃过的一种白色的疫苗糖丸, 好像叫什么脑脊髓糖丸?

    “这个还蛮好吃的, 还有吗?”廖停雁舔了舔唇问。

    司马焦深深凝视了她一眼, 令人把那些搓小药丸的药师们全都招来了, 正在忙着炼生发丹药的药师们只好苦着脸先放下手里的活,秃着头去见魔主。

    廖停雁心中有些感动,心想,这是什么宠姬戏份,也太兴师动众了。

    就听到司马焦指着她对那些药师们怒声问“她吃了那些丹药后,为什么会看上去更傻了!”问得非常真情实感,愤怒也是真实的愤怒……就因为这,才更让人愤怒。

    廖停雁“……”你妈的?!我宣布你失去你的女朋友了。不管我曾经是不是,现在都不是了。

    司马焦看了她一眼,换了话题说“那个清丹毒的丹丸,多做一些过来。”

    一位药师稳了稳心态站出来说“魔主,那一颗解清丸足以消去所有陈年丹毒与淤气,老朽炼制这解清丸多年,预估的药效绝不会有错!夫人吃一枚足矣!”

    魔主召他们一群人为这位神秘的夫人炼制丹药,每人一种,若是其余人都是一枚见效,他制的丹药却必须吃那么多才见效,他这老脸往哪搁!

    廖停雁捂住了脸,不太忍心继续听下去。

    司马焦毫不在意“那就炼制一些没有解丹毒药效,但味道一样的丹丸过来。”

    药师“???”他终于反应过来了,魔主找他来不是炼丹药的,是做糖丸的。大概是因为这辈子都没接过这么简单的任务,他很久都没回过神,似乎有点怀疑人生了。

    然后廖停雁就有了吃不完的糖丸,魔域这些人,送东西都有种大气,不是用筐装就是用大箱子装,带着‘拿去吃个饱吧’的豪迈。

    司马焦也尝了一个糖丸,幽幽看着她半晌,“我迟早抓了师千缕将他杀个痛快。”

    廖停雁“……啊?”突然说师千缕干什么?

    司马焦“这些年,你都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吧。”

    廖停雁面无表情嗦糖丸,不想再跟这个男的说话了。你还我的童年记忆!还我的一片乡愁!

    司马焦坐在她身边,一脚抬着,手臂架在上面撑着脑袋,是个很随便的姿势,“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急着向你解释身份吗。”边说,另一只手摸上了她的肚子,捏了捏。

    廖停雁嗦糖丸的动作一停,眼睛追着他的手看,朋友?你的动作未免太自然了?你摸哪呢?我可还没确定咱们的男女朋友身份呢。

    她把手捂在肚子上,不让自己肚子上的肉给人掂,司马焦也不在意,顺手就摸她的手,揉了揉她的手指。

    他倾身凑近她,“因为……你很快就会自己发现了。”

    廖停雁喀嚓一下咬碎了嘴里的糖丸。司马焦离她很近,听到那个咯吱咯吱嚼糖的声音了,唇角往上掀了掀。

    廖停雁总觉得,他在惹自己生气的边缘反复横跳,不是,你这什么爱好啊?欠人骂吗?

    她带着对自己眼光的怀疑入睡,入睡前司马焦告诉她,等她再睡一觉醒了,修为就完全恢复了。

    这个晚上廖停雁睡得特别熟,司马焦坐在她旁边,抓着她捏胳膊捏腿揉肚子踩奶……当然是为了配合药效打通受伤淤堵的灵脉,总之翻来覆去给她揉了一顿,廖停雁都没醒。

    “怎么还是这么能睡。”司马焦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静静望着她,脸上的笑就慢慢没有了。

    他很少有这么平静的时刻,特别是在失去廖停雁这段日子里,让他觉得,恍惚间比三圣山的五百年还要漫长。

    没有血色的苍白手指勾起廖停雁颊边的一缕头发,缓缓勾了一个卷,那缕长发又从他手里落下去。

    ……

    冬城的早晨与夜晚,都是最冷的时间,白色建筑上偶尔会凝出一些霜花,待到太阳升起,这些霜花就迅速融化消散,连最后一丝水汽都会散在空气里。

    干冷的冬城令在鹤仙城生活了好几年的廖停雁不适,所以她所在的宫殿,和外面不一样,有着阵法护持,温暖如春,廖停雁还偶尔会主动加湿。

    这一日早上,禁宫上空卷起一片阴云,然后下起了雪。这是因为汇聚起的灵力搅动了天空上的云,所以才有了这场难得的雪。

    廖停雁一醒过来看到窗外大雪纷飞,坐起来跑到窗户边上探头往外看,然后她才意识到那些汇聚在禁宫上的外泄灵力,是因为自己。

    她收敛了一下无意识散发的灵力,靠在窗户边闭眼内视。与化神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