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1/2)
    往南过一座连绵起伏的红色都焉山, 再过一条水质浑浊碧绿的支岐河,就到了魔域境内。

    虽说正道修仙门派与大小灵山,都对魔域很有些仇恨, 时常表现得对那种“偏远山区”不屑一顾, 但事实上, 魔域与外界相比,除了地方没那么大, 灵山福地没有那么多, 物产也不太丰富外, 是没什么差别的。

    魔域内不是只有一群丧心病狂杀人放火的魔修,还生活着不少普通人,在这里的人虽然没有外界多,但修炼的总体人数特别多, 几乎全民修炼, 能与外面辽阔的修真界与凡人界的修士人数持平。

    据说魔域之地最早是另一块不知从何处飘来的大陆,突兀出现与这个世界接壤融合, 在这里修炼的人天生灵力逆流,与外界不同,而他们的行事作风又更加狠辣不折手段,先前还曾与修仙正道发生过大战, 于是魔域这个名字就应运而生, 被打成了人人欲诛之而后快的邪魔外道。

    那些魔域之人也没糟蹋这个名字, 烧杀抢掠, 无恶不作, 不少魔修就喜欢搞些什么童男童女双修大法,什么母子炼蛊,魂魄入药,听着就吓人得很。

    外界之人闻魔域而色变,但是一旦在魔域生活久了,就知道,这里就是个管理更加混乱,更加开放随便,偶尔还有些危险的普通城池。

    魔域范围内的大小城池地界,都被不同的强大魔修划分,这些城池与外界凡人城池很像。

    师雁在魔域住了差不多十年了,先前两年跟一个病歪歪的老爹和一个老哥一起在魔域外围住了两年,之后搬到这个鹤仙城,一住就是八年。

    鹤仙城名字听上去仙气飘飘,不像是魔域里的城,倒像是外面那些正道修士的地方,但它只有个名字光鲜,实际上和魔域其他城没什么区别。

    这城又大又乱糟糟,每天不知道要发生多少起杀人抢劫的命案,卫生状况也堪忧,街头巷尾经常能看到些不和谐的东西,大滩鲜血还好,就怕是残肢断臂,这城里也没什么环卫人员,经常十天半个月没人收拾,一旦发臭了,往那过都能闻到一股味。

    “这又是哪来的傻逼,杀人不知道处理尸体吗,丢在人家门口,人家不用出门的是吗?”师雁出了院门看到门外不远地方的一颗血淋淋的头颅和稀巴烂的内脏,忍不住头疼。

    她捏了个决把那颗头颅烧了,又用水把一滩血迹擦了擦,收拾好了之后觉得自己真是比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坚强了许多。至少那时候她看到尸体想吐,而现在只会用这种出门遇到乱扔垃圾现象的语气吐槽。

    她出了这一片还算整洁的住宅区,走进主街,那才叫一个乱。

    行色匆匆的人横冲直撞,时不时就要爆发争执,魔域的人大多脾气都不好,师雁怀疑这是气候问题,魔域这边的气候真的燥,不好好补水难免火大干燥。

    街边当街炼尸的人天天都有,就像她从前楼下卖早餐和豆浆的小摊子一样,那炼尸的炉子和鼎都快摆到街心去了。这些没有公德心的炼尸魔修摊子上那味道,简直毒气,师雁每次经过都要下意识捂鼻子。

    最烦的还是那些搞偷鸡摸狗产业的魔修,小偷和抢劫犯多的能自成一派,以前在这条街上偷东西的是个能驱使影子的魔修,一不注意身上东西就给摸走了。

    师雁也曾经遇上过,被偷了一袋魔石,当时她刚发工资就被偷了,气的顺藤摸瓜找到那个影子魔修,把他狠揍了一顿,给他揍掉了级,眼睛都锤爆一颗。

    那家伙被她打的浑身是血,哭爹喊娘屁滚尿流,立马收拾东西滚蛋了,不过走了他一个,又有其他人来,只要不偷摸到自己身上,师雁也没那么多时间一一去管。

    在这里,修为高的人可以随意支配他人的性命,没有任何规则可言,就是打打杀杀,谁强谁有理。

    师雁过得还行,因为她的修为在这里算是很不错了,化神期。据她那个老爹说,要不是当初受了伤,她原本该是炼虚期的,不过现在的化神期也够用了。

    走过主街,拐一个弯,师雁就来到了鹤仙城里最大的娱乐场所胭脂台。胭脂台集黄赌毒于一体,是魔域里的合法产业——魔域里就没有不合法的产业,只要有人敢开,不管什么店都有人敢消费。

    胭脂台的营业时间大部分是晚上,到了晚上,这里灯火通明,彻夜狂欢,那时候胭脂台无数连廊都挂上了红灯,火树银花,看着当真是极乐仙境一般。白日的胭脂台就显得安静许多,她是上的白班,每日来看到的都是这个在朝阳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