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1/2)
    司马焦仍是不觉得自己要廖停雁杀个人有什么不对,可他却也觉得有些后悔了……这还是他第一次体会到“后悔”是个什么感觉, 十分新奇, 是和身体的痛完全不同的一种煎熬。

    廖停雁好些天没再吃东西,往常她每天都要花时间吃两顿, 有时候精致,有时候丰盛, 有时候兴致来了,她还自己动手做。他还记得有一回她做了个说是什么火锅的,吃的屋里全是味。

    虽然他不知道那有什么好吃的,但她吃得开心,他也觉得心情好起来,看她这些天恹恹的吃不下东西, 司马焦比她还不舒服。

    而且, 他还见识到了廖停雁说的做噩梦。他在她的灵府里休息, 原本的蓝天白云变了,司马焦在她脑子里看到了一群人杀猪的景象,那猪被绑起来, 叫的惊天动地。

    司马焦“……”

    真是别致,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知道有人的灵府里会出现这种情况。他自己的灵府里恶劣的时候有地狱般的尸山血海, 但一群身形模糊的人聚众杀猪……他真是开了眼界了。

    他脑子里都好像循环了一整天的杀猪叫声。

    这不能怪廖停雁,她除了前几天的事,之前印象最深刻的场景就是几岁的时候在乡下外婆家看到的杀猪景象, 那景象给她带来的童年阴影堪比之前看到司马焦杀人, 她潜意识抗拒杀人, 所以噩梦的源头就变成了杀猪。

    廖停雁睁开眼睛,先给自己贴了个面膜。虽然修仙人士不会因为一晚没休息好就留下黑眼圈,但她总觉得自己现在好疲惫,脸摸起来都没那么水嫩了。

    司马焦把她抱到身上。

    廖停雁捂着自己的面膜“?”

    司马焦表情莫测“杀猪……可怕?”

    廖停雁翻着白眼看帐顶不说话,她什么都不知道,别问她。

    司马焦是知道了,杀猪不可怕,杀人也不可怕,但廖停雁一旦吃不好睡不好,那就很可怕。

    司马焦的眉眼颜色很浓,又因为皮肤太白,整个人的容貌就显得尤为深刻,特别是拧眉沉凝的模样,气势就显得很锋利。像在思考什么有关生死存亡的大事。

    廖停雁看他这样,反而先开口宽慰了他一下,“我调整几天就好了。”

    让司马焦等着?这是不可能的。他这个人擅于制造问题,同样也擅于解决问题。

    很快的,他带回来一只玉枕。

    “用这个,只要做梦都会是美梦。”

    廖停雁抱着那只玉枕,想起童年看过的某部火热穿越剧,里面也有个玉枕,忘记叫什么名了。当天晚上她就试了试这个玉枕,没有她想的那么硌人,枕着还挺舒适的,果然也很见效。

    司马焦这晚上在她的灵府里没再听到杀猪叫声了,只发现那些花香变成了浓浓的甜香,像是什么甜食的味道,熏得他感觉自己的神魂都是甜味。

    廖停雁梦到自己生日,和久违的亲戚朋友们在一起,吃了一大堆奶油蛋糕。她醒过来之后就感叹,“好久没吃过奶油蛋糕了。”也好久没见过亲人朋友们了。

    “做了好梦开心吗?”司马焦问她。

    廖停雁回味了一下自己的梦,梦里她想念的朋友和亲人都在朝她笑,大家吵吵闹闹,催她切了蛋糕。特别大特别好吃的一个蛋糕,所有的一切都很和谐——梦里显然有美化,她妈才舍不得给她买那么大的蛋糕,她爸也不会笑的那么和蔼,妹妹更不会乖巧叫她姐姐,朋友们天南海北,更不会聚的那么齐。

    她还是点了头,“挺开心的。”就是想到一句诗,当时只道是寻常。

    “这个枕头这么有用,你怎么自己不用?”廖停雁摸着玉枕上雕刻的纹样,觉得那看上去有点像是长鼻子大野猪。

    司马焦看她恢复了精神,也放松了些,从鼻子里哼了声出来,“对我没用。”

    他拥有特殊的能力和强大的力量,相对的,有不少法宝灵药都对他无用。

    廖停雁现在看什么都感觉像猪,看司马焦也是。“为什么要在这个玉枕上雕野猪?”

    司马焦“是梦貘。”

    廖停雁“传说中的梦貘,就长这个样子?”

    司马焦“区区梦貘,也能称传说?”

    两人大眼瞪小眼看了阵,司马焦坐起来,“走,带你去看梦貘。”

    他雷厉风行,拉着廖停雁就掠了出去。廖停雁在发呆,她都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还有梦貘这种生物存活的,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都已经被司马焦拽出几里地了。

    廖停雁“等等等——”

    她拢着自己的头发“我还没梳头!我还没换衣服!”

    司马焦停下来看她一眼,很是奇怪,“你往常不就是这样。”

    廖停雁在家和出门能一样吗,在家我还不洗头不穿内衣呢。

    她好歹是把头发梳了梳,加了件外袍。

    梦貘并不多见,庚辰仙府里仅有的几只养在掌门师千缕私人的一座山里。听说那几只梦貘养在师千缕的地盘,廖停雁不由得问了句“我们就这么去?”

    司马焦“空手去就行了,你那个烧烤架就不用带,梦貘皮厚肉糙不好吃。”

    廖停雁觉得自己白问的这句话。就没有司马焦不敢去的地方,也没他不敢做的事。

    廖停雁久没有关注外界,这回出门,她发现越是靠近内府中心,就越是热闹。“最近有什么大事?怎么这么热闹?”

    司马焦扯了扯嘴角,“庚辰仙府每隔百年有一次仙府祭礼,尤为隆重。在其他大小仙山灵地看来,庚辰仙府的师祖,也就是我今年出关,恰巧遇上这次祭礼,自然更该大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