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1/2)
    廖停雁又是装死又是撒娇, 终于把半疯状态的祖宗给哄松动了。

    他用那种超可怕的眼神盯了她一会儿, 微不可查地动了动眉头,然后俯身把她抱起来。廖停雁知道,他这是放弃逼自己亲手报仇了, 她也放松下来, 把手放在自己肚子上轻轻吸了口凉气。疼是真的疼,不是装的。

    在这个世界, 或许哪一天迫于无奈,被逼到绝境, 为了自保她会动手杀人, 但现在这种情况下握着她的手逼她杀, 她是不会听的。

    当然,这主要是因为现在逼她的应该能算是她关系比较亲密的人, 她清楚对方不会真的伤害自己,所以有恃无恐,还敢撒娇。

    虽然业务不熟练,好歹是有用。

    司马焦抱起廖停雁,走到月初回身前,月初回越发恐惧,哭喊起来“放过我!不要杀我,我是月之宫的少宫主, 只要你放了我, 我母亲会给你很多珍贵的宝物, 天阶功法, 灵器还有灵丹,什么都可以!”

    她被司马焦定在原地,无法动弹,只能看着死亡降临,崩溃地大哭起来。这许多年来,她拥有尊贵的身份,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被所有人捧在头顶,怎么都没想到,只因为自己闹脾气收拾了一个身份不高的女人,就会招来杀身之祸。

    她到现在,还不知道面前这两人究竟是谁。

    司马焦没有和她多说的意思,冷漠地抬起脚,踩在月初回的脸上。

    月初回惨叫一声,更加急促地哭喊“如果你们杀了我,就是和月之宫作对,我母亲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只要你们现在放过我,所有的事情我都既往不咎,还给你们身份名望……永、永令春是吗,你帮我求情,我让母亲帮夜游宫!”

    廖停雁把脸埋在司马焦的胸口,不准备看血腥现场。

    她只是不肯动手杀人,真说起来也就是她不适应这个世界的法则,可没有用自己的标准干预其他人行为的意思。再说,她现在是算反派阵营的,怎么会帮害自己的人求情,这个远近亲疏心里有谱的好吧。

    “噗嗤。”

    像是踩碎了西瓜的声音,还有一点黏腻的水声。

    司马焦一脚踩碎了月初回那颗美丽的脑袋,连带着她飘散而出的神魂,都一齐踩碎了。

    廖停雁一动不动,被他抱着离开云台宫殿。路上,廖停雁也没有抬头去看周围,因为这边一片都是血腥现场,多看一眼估计晚上要做噩梦的那种。

    大黑蛇在外面,正对着一地尸体愁眉不展。不知道一条蛇是怎么表现“愁眉不展”的,总之它对着那些尸体,张着大嘴,犹犹豫豫。

    它在三圣山,被司马焦养久了,就是个垃圾桶,要负责吃掉尸体保持主人的居住环境卫生整洁,所以养成了看到尸体就主动过去吞掉的习惯。

    以前没有其他吃的也就算了,可跟在廖停雁身边被投喂了那么多好吃的,哪样不比尸体好吃,它真的好嫌弃这些‘垃圾’,现在就不太想吃。

    可是不吃吧,它又怕主人发脾气。这一耽搁,就耽搁到司马焦带人回来。

    大黑蛇看到主人那熟悉可怕的气息,立刻就怂了,张开大嘴准备吞尸体。

    司马焦见了,骂了句“什么脏东西都吃,住嘴。”

    大黑蛇“……”你以前不是这么说的,蛇蛇好委屈哦。

    但是不用吃这些尸体,开心。

    廖停雁如愿以偿地洗了澡躺回自己柔软的大床上,感觉身体里的疼痛都减轻了几分。在她洗澡时消失的司马焦回来了,这么短的时间,不知道他是去了哪家宝库走了一圈,带了好些丹药回来。

    这位大佬进庚辰仙府的宝库,就像是进自家后院,来去自如,廖停雁吃了他拿出来的两枚白色丹药,觉得身体暖洋洋的,伤处瘀滞的雷灵力被化解散开。

    这是一个化神期雷修士留下的伤,因为月初回觉得她不服管教,让那雷修士用雷属长鞭打,那家伙为了哄小公主开心,还故意把爆裂的雷灵力扎进伤处,疼得她差点厥过去。

    司马焦的手按上她的伤处,缓缓移动。他的手是冷的,可是随着他的动作,剩下的那一丝四处肆虐的雷灵力也被他引出,灵脉好受许多,再有药力缓解,破损处便开始慢慢修复。

    被阻断的灵力也缓缓流动起来,自行修复身体的受损。还有一处伤的比较严重的是腹部,是月初回身边一个土属修士踢出来的。

    那矮墩墩的胖子踢人超疼,如果她不是化神修为,估计直接能被他踢得肚子都炸了,不过现在也没好到哪里去,脏腑受创,肚子上一团青黑,不知道是不是那胖子用了什么特殊能力,看着特别可怕,一直坠着疼。

    司马焦撩起她肚子上衣服看到伤处的时候,神情难看,冷声道“方才处理的太简单了,早知道那些东西这样伤你,就该让他们死的更惨。”

    廖停雁“……”还要怎么死得惨?那几位仁兄死的还不够惨吗?其他不说,就那位雷修士,您老人家用暴雷从他天灵盖灌了进去,连脑花一起炸碎了人家灵脉,那个土修士,灵府都给人撕开了,肚子也人掏破了,肠子拉出来好长一截,用来勒死了他兄弟。

    “呕。”不能回想,要吐了。

    就现在,司马焦用那双掏人家肚子的手轻柔抚摸着她的肚子,她都觉得毛毛的,怕他一个想不开给她一个黑虎掏心。他之前气疯了都说要杀她了,现在看上去也很气,掏个肚子真的很有可能。

    而且他之前撕人家肚子的时候是笑的,现在摸她的肚子,脸色比掏人家肚子的时候更难看。

    大概感受到了她的紧张,司马焦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