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1/2)
    灵府里的神魂形状都不是一定的, 像是廖停雁这会儿就像是一朵软绵的白云, 所以她只能用飘的。

    司马焦的神魂正在凋零, 廖停雁看着他那朵神魂之花都快掉完了, 过去试图捞那些‘花瓣’。她把神魂拉长一点, 兜住一片掉下来的神魂。那一片神魂掉在白云上, 廖停雁脑子一懵,感觉像是被电了一样,好像有哪里麻麻酥酥的, 非常奇怪的感觉。

    还有一种负面的厌世情绪顺着那片‘花瓣’传递过来, 廖停雁就觉得自己想看了一部致郁电影那么难受。

    她继续去捞,每捞到一片, 那种古怪的酥麻感就更清晰一点。虽然神魂在别人的灵府里, 但对于身体的感知还是存在的,她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有力气, 腿软,还有点头疼。

    估计是后遗症, 过来别人的地盘不是那么好进的。

    可是来都来了。

    她兢兢业业捞了一大半, 还有一部分不是她不想捞,而是那些就像枯萎的花瓣卷曲消散了,所以她只能带着其余这些往上飘, 飘到灵府中心,那一颗发光的黯淡圆球旁边。这颗发光的圆球, 就是神魂的内核了, 要是这个内核也消散了, 人就真的会连魂魄都散了。

    廖停雁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些神魂碎片给他黏回去,就试着把自己当一块胶布,裹着那些神魂碎片贴在内核上,想着能不能等他自己长好。

    她贴上去的那一刹那,脑中一阵剧痛。

    然后是一阵可怕的战栗。

    具体来讲就是又爽又痛。痛是因为司马焦的神魂太过锋利,哪怕没有恶意,但他无意识地散发出的戾气,贴近后也一齐反应在廖停雁的神魂之上,而且那种痛很难讲清楚,不是被戳了一刀的痛,更像是在搓澡的时候太用力,全身都有种刺疼感。

    至于爽……这个更不好讲。

    总之在这个情况下,廖停雁猛然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作为一个普通的凡人,她在这个世界一直都没有太深刻的认知,所以之前要进别人灵府,看到神魂,她也没多想,可是现在身体的反应明明白白告诉她,她现在这个行为,讲道理的话,其实可以叫做“神魂交融”,更简单的解释就是“神交”,再通俗点,可以说是修士专属的……双修行为。

    ……修仙人士玩这么高端局的吗!竟然真的有这玩意儿吗!

    廖停雁心情是激荡的,这个激荡在她强撑神智骂了一句“干”之后,就湮灭在了非常不和谐的快感中,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廖停雁以前是个单身社畜,当然也看过不少小黄文小视频什么的,只是没遇见过想实践操作的人,虽然各种作品中描写似乎是挺爽的,但是据朋友们和同事们的吐槽,那种事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爽,用一位姐姐的话来说就是——“还不如我自己的手指用着爽。”

    但现在,她算是明白,什么叫做神魂颠倒了。就是她很长时间都不记得自己是谁,在哪里,要做什么,只觉得自己和另一个人纠缠在一起,密不可分,分享了对方的情绪、感受还有一些碎片式的心情和记忆,像是沙漏里漏下来的几粒砂砾。

    她好像被什么包裹了起来,在这一片空间里拥有了另一个身体,每一寸肌肤都沾染上了对方的气息……

    神魂交融,修为低的一方会更容易承受不住,到了临界点,神魂就会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廖停雁瘫在椅子上,浑身战栗的酥麻余韵未消。她面红耳赤——不仅是脸,全身都红了,睁着眼睛不住喘息。腿软站不起来,手也软,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勉强恢复了一会儿,稍微动了动,就感觉又是一阵颤抖。

    她无力地抬起手捂了一把脸,像一个失足中年,满脸写满了疲惫和自闭。

    “干!我特么……”

    “你特么!”

    “啊——”

    她都不知道怎么说这个傻逼操作,她自己送上门,然后把司马焦给睡了?这应该算是睡了吧?

    他要是醒了,会不会立刻给她一个魂飞魄散?

    廖停雁吓得毫不犹豫踹了司马焦一脚出气。反正他没醒,肯定不知道,先出口气再说。

    这种危险时刻,火焰很没眼力见地出现了,它的语气很是兴奋“我就说你可以吧,现在他的情况稳定很多了,你再努力几次就搞定了!”

    “再努力几次?”廖停雁用这辈子最暴躁的表情看着这熊孩子火苗。一次她都感觉自己死去活来了,还再来几次?

    火焰毫无察觉,还在说“啊,他还没恢复,醒不过来,当然要你再进去帮他。不过还真没看出来,你还真能干,我以为你这么闯进去多少要神魂受损的,现在看,你不但没受损,还得了好处嘛。”

    廖停雁之前信誓旦旦说绝对能行,绝对没事的是哪个熊孩子?就知道这家伙不能信。

    “闭嘴,你这个熊孩子!”廖停雁说。

    火苗哇哇叫起来,“哇你们人双修会把对方的坏脾气也一起染上的吗!”

    暴躁咸鱼,在线灭火。廖停雁给了它一个隔音罩,扶着椅子站起来,又扶着墙走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