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1/2)
    大黑蛇的鳞片光滑冰凉, 躺在上面,就像睡凉席一样, 廖停雁瘫在上面吹着小风觉得还挺舒服的。

    但是这黑蛇兄弟特别喜欢一些旮旯角落, 什么山岩下的狭窄缝隙, 不知道什么动物钻出来的土洞, 满是腐烂落叶的树丛底下,它就爱往那些地方钻。

    廖停雁好好一个皮毛光滑的水獭, 被它载着出去游了一通, 毛都乱了。

    这黑车她是遭不住了, 廖停雁用爪子抓掉脑袋上的树叶草屑,又去抚自己倒劈叉的毛,这手感都不丝滑了。眼见大黑蛇又要去瀑布底下耍,廖停雁立刻准备跳车。

    “傻孩子,我晕车, 不跟你玩了,你自己去玩好吧。”廖停雁拍了拍大蛇, 伸出爪子挥了挥, 在大黑蛇冲进瀑布之前,整个水獭飞了起来, 朝着大殿内飞过去。

    她是躺着飞过去的,她对飞行和控制, 已经小有心得, 正在研究梦中学习。玄幻世界皆有可能, 所有妄想都应该勇敢尝试。

    飞到主殿, 廖停雁听到了一阵骂声“这么多天都没把我放出来,你有本事就一直把我放在身体里啊,你不要命了,看我不烧死你!”

    好熟悉的童声,这不是暴躁脏话小火苗吗?自从从那个三圣山出来之后,她都没看到这朵火苗了。

    她漂浮在窗外,看到殿内多出了一汪碧绿池水和红莲火苗,司马焦就站在旁边。只是,不对啊,这朵火苗胆子变得超大,都敢骂司马焦了,它以前那怂样呢?

    刚这么想着,她就看到膨胀的火苗猛然缩下去,司马焦用一团碧池里的水把那团火苗裹了起来。火苗每次碰到那水就疼,因此这会儿它大声哭闹起来,“我不骂了不骂了还不行吗!你以前只是浇我,现在更丧心病狂了!啊!疼死了!”

    廖停雁“……”这新技能,好像是她用来敷面膜的,祖宗活学活用,真的学超快。

    火苗遭了虐待,不管怎么哀求哭闹司马焦都不理它,它也发了狠,继续凶狠地骂人“你这个臭疯子,我死你也死,我疼你也疼,这么浇我,你特么自己没感觉吗!你怎么还不去死啊!老子杀了你!等老子脱开你的控制,第一个就烧死你!”

    司马焦把它困在水球里,冷笑“我看到你就不爽,我难受我就好受了。”

    火苗一会儿哭求一会儿大骂,是个反复无常的小屁孩,司马焦从头到尾都是暴躁嘲讽脸,双方都是恨不得立刻搞死对方的模样。

    廖停雁莫名觉得,好像一对相看两厌的父子。

    “你还知道回来。”司马焦忽然扭头看向窗户。

    廖停雁趴在窗框上,心想,你这个爸爸的语气怎么回事???

    “你过来,给它浇水。”司马焦丢下一句话,袖子一挥就走了。

    廖停雁慢悠悠飘到火苗的周边安全距离,那朵火苗认出她的气息,先开始骂“又是你!你怎么变成这个蠢样了。我警告你,司马焦的走狗!你要是敢给我浇水,我就烧死你!”

    它骂了半天,没见廖停雁有什么动静,不由疑惑道“你怎么不给我浇水?”

    廖停雁“……因为我比较懒,不想干活?”

    火苗跳了一下,“你敢不听司马焦的话,你不怕他杀你吗?”

    廖停雁翻了个垫子出来,躺上去,心说,杀我这个威胁,倒没有那么怕,要是威胁打断手脚抽筋扒皮片肉,这种很疼的惩罚方法,对我更有用。

    见她当真没有动手浇水,火苗稍稍膨胀了一些,叉着腰,“你很有眼色嘛,是怕了我的威胁吧!”

    廖停雁“对对对我好怕你烧我的毛,你能安静点别打扰我修炼吗?”

    火苗“你明明是在睡觉,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这个懒鬼!”

    廖停雁“我是在研究梦中修炼。”

    火苗“我从来没听说过,梦中怎么修炼?”

    廖停雁“等我研究出来就告诉你。”

    火苗哼了声“我知道也没用,我又不会做梦……也不对,我做过一个梦,只有司马焦做梦的时候我才会做梦,但他好久都没睡过觉,他不做梦,我也没有梦。”

    廖停雁“……其实做梦很影响睡眠的。”

    火苗凶巴巴的,还很鄙夷,“你的气息都已经到化神期了,怎么还要睡觉。”

    廖停雁“我以前的梦想是不工作的时候能睡个够,现在我是在实现梦想,你不懂我的心情的。”

    廖停雁“好了你别说话了,我开始睡了。”

    火苗乌拉乌拉吵“我就不我就不!凭什么我都被司马焦欺负成这样,他的女人还要在我面前好好睡觉!我要报复!”

    廖停雁……熊孩子真的欠教育,司马焦这个丧子体罚式教育真的有问题。

    拜火苗所赐,廖停雁又学会了使用一样技能——隔音。

    她学会了两种隔音,一种是戴耳塞式隔音,切断自己的听力,就像戴上睡眠隔音耳塞,世界一片寂静。太安静了,廖停雁有点睡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