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第十章(1/2)
    廖停雁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祖宗嘴边缓缓流下的血,他这是受伤了?

    司马焦抬起手,用拇指擦了擦嘴边的血迹,露出一个毫不在意的笑容看着那边的白衣女子“当年我几乎杀光了庚辰仙府的长老和宫主们,如今你一人就想杀我,未免太不自量力。”他话中明显是没把最开始那几个不堪一击的妹子算上。

    看来,这还是两拨不同背景的妹子。

    白衣女子勉强坐了起来,她从袖中拿出一个玉瓶,倒出里面的一枚丹丸咽了下去,整个人肉眼可见地恢复,甚至比之前看上去更危险几分,她又抽出一把通体莹白的长剑。

    “这是我师父的剑,我们月之宫传承的月华,今日我与你不死不休。”白衣女子一字一句,目光中的仇恨和坚毅令人动容,看上去像个即将绝地反击吊打boss的女主角,她深沉地说“司马家这腐朽的奉山一族,早就该断绝了。”

    廖停雁听到外面巨大锁链的唰唰声,还有那些封字玉牌也发出嗡嗡轻响,整座中心塔都有轻微的震荡。女子的攻势比刚才更加犀利几分,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那疯狂的姿态只能令人想到同归于尽四字。

    司马焦仿佛终于抵挡不住,在这样的攻势下又喷出一口血,他甚至站了起来,表情终于凝重了些。

    整个中心塔充斥着他们爆发的灵力,廖停雁这个修为,一旦有异动就是个死,好在司马焦身后比较安全,她只能苟在安全区等待这场战斗结束。

    他们打得并不久,很快,一声轰然巨响后,白衣女子全身染血,摔在远处,整个人就剩下一口气。而司马焦也没好到哪里去,他退后两步,恰好倒在了廖停雁的榻上,微微垂着眼睫,同样一副出气多进气少的模样,嘴边的血流的更加汹涌了。

    廖停雁抓了一把头发,发现战场上好像就剩下自己能动了。她从榻另一边的空隙里站起来,试着问老板“师祖?你还好吧?”

    “廖停雁。”

    喊她的不是师祖,是那边就剩一口气的白衣女子,她说“我知道你是清谷天的弟子,你的师父要叫我一声师叔祖。”

    廖停雁“……”什么,姐妹,你的辈分这么高的吗。修仙人士活得久,都不知道多少世同堂,辈分真的难搞清楚。

    女子一双灼灼的眼睛带着末路的疯狂“司马焦已经没有反抗之力了,你快点杀了他!”

    廖停雁哈?

    “只要你杀了他,日后我们月之宫就是你的靠山,不论资源与地位,你都能轻易获得。”女子挣扎着说“你不用怕,现在你用奉山血凝花沾上司马焦的血服下,立即就能拥有深厚修为,再拿我的月华剑,可以剖开他的胸膛,取出心脏,放进那边的碧潭,他就能彻底死去。”

    步骤解释得很详细,操作很可行的样子。但凡是有野心的人,恐怕都会忍不住按照她的话去做。

    廖停雁看了眼毫无反应的司马焦。其实说来惭愧,刚才看他流血,她也有那么一瞬间想试试红莲花瓣沾血,看看经验会不会蹭蹭往上涨。

    司马焦睁开了眼睛,脸上带笑,注视着她,无声说了几个字——“来杀我啊”

    廖停雁“……?”这祖宗说的什么?不舒服啊?他躺在那里硌着腰了,看着确实不太舒服。

    她犹豫着朝他伸手,把他用力抱起来,好好放在榻上,顺便盖上了毯子。

    廖停雁“这样?”

    司马焦“……”

    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咳嗽的快要死掉了,嘶哑大喊“你做什么,快!快杀了他啊!他是个魔头,今日不死,有朝一日就会死更多人!”

    廖停雁戴上了耳塞。她不会按照那妹子说的做,因为她只是个无辜的旁观者,不想参与这个世界的斗争。再者,她二十多年人生中,别说杀人了,鸡都没杀过,几句话就想让她杀人,不可能的,这么多年的守法公民白当的吗。

    哪怕她戴上耳塞,还能听到那边的白衣妹子临死前大喊“你这是助纣为虐,迟早会悔不当初——”

    廖停雁不认同。这个世界和她没关系,这些人也和她没关系,那边妹子和她无亲无故,她不会听她的,司马焦和她无冤无仇,她也不会杀他,这事很简单。

    妹子似乎断气了,整个这一层都安静下来。廖停雁坐在榻边上,瞧一眼被自己安置在榻上的老板。他在用一种奇怪的,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她。

    廖停雁“您老人家没事吧?”要是老板有事,她还是要考虑一下以后的出路的。

    司马焦吐了一口血给她看,嗓音虚弱“你觉得呢?”

    那看起来是真的不好了,他似乎连动弹都没办法,只能躺在那一动不动,连说话都费力。

    “我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有什么疗伤圣药之类的。”廖停雁说。

    就在这一刹那,她看见司马焦眼中忽然出现一点亮光,猛然间,她感觉自己被一只手用力拽下,整个人撞进司马焦的怀中。接着,她眼前一花,再睁开眼,她已经被司马焦抱着漂浮在了窗外,而他们刚才待的地方,连墙带榻,全都被炸的粉碎。

    廖停雁“艹?!”

    刚才还气息奄奄好像要死了的司马焦现在一改虚弱,稳稳地漂浮在中心塔外的空中,从他抱着自己的手臂力道来看,刚才这逼的虚弱绝对是装的。廖停雁僵着一张脸抱着司马焦的腰,只求不要摔下去,她现在脚下可是空的。

    司马焦手中出现一团火焰,那片火焰骤然化作一片火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