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第六章(1/2)
    黑蛇是只不怎么聪明的黑蛇,虽然它心里其实是害怕司马焦的,也觉得这是个狗逼主人,可是遇到了难题,还是会过来找他。

    它活了这么多年,喂它吃过东西的,除了司马焦,就只有廖停雁,它还想着以后继续去蹭好喝的水,所以才会冒着生命危险把昏迷的人带到了中心塔。

    可司马焦却没那么好的心去救人,他的名号是慈藏道君,一只老秃驴给他取的,可笑得很,他这辈子就从没和‘慈’这个字有过任何关系。

    哪怕养了些时日的畜生大着胆子凑过来嘶嘶两声,他的反应也不过是抬手厌烦地把那颗大蛇头拍了出去。

    大黑蛇被狗逼主人丢出去,摔了个结实,顿时萎了,它还没那么大的狗胆继续在司马焦身边痴缠,只能默默爬到一边柱子上盘起来,剩下昏迷不醒的廖停雁还躺在地上。

    廖停雁没过一会儿,迷迷糊糊恢复了一点意识,只觉得怪冷的,于是缩起身子拉了拉旁边的“毯子”盖在了身上,然后又没了动静。

    司马焦再次瞧了她一眼,觉得这魔域奸细胆子是真大,他的袍子都被她扯到身上盖着了。

    他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又来了兴趣,一根手指挑起她的脸颊看了看。

    “过来。”这一句是对大黑蛇说的。

    柱子上盘着的黑蛇屁颠颠爬了过来。

    “她做了什么,你为什么想救她?”

    大黑蛇摇摇头,不知道是听不懂还是不知道。

    “你知道她是来干嘛的?”

    大黑蛇又摇头,仿佛只知道摇头。司马焦露出烦躁的神色,骂他“什么都不知道把人带到我面前,你要死吗。”

    黑蛇瑟瑟发抖,怕他又发疯。

    司马焦突然将廖停雁拉了起来,冰凉的手掌摸着她的肚子,仿佛准备救人的模样。

    黑蛇是不知道它这个喜怒无常的主人又要搞什么,谨慎地在一旁乖巧看着。

    司马焦并不将魔域那点小手段看在眼里,不过一些控制人的东西,他要是想搞定,自然有无数种办法,他选了最简单的一种。

    捏着廖停雁的嘴,将一根冷白的手指塞进她口中,摸到她的牙齿……他动作一顿,表情莫测地收回手指,拽过旁边的大黑蛇,用同样的姿势捏开蛇口,熟门熟路摸到它的尖锐蛇牙,用蛇牙将手指刺破一点,然后才收回去往廖停雁嘴里随便涮了涮。

    他给廖停雁喂了一滴血,之前把手指塞进她嘴里的动作是下意识的,毕竟这么多年,他喂蛇就是这样的,只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人和蛇是不一样的,没用的人类牙齿连他的手指都刺不破。

    廖停雁不知道自己被这个不讲道理的祖宗嫌弃了,她原本昏迷中也感觉浑身发冷,特别是之前剧痛的肚子,不痛之后就开始散发凉气,仿佛肚子里塞了沉甸甸的冰块,凉进四肢百骸,但是突然间口中仿佛尝到一点甘甜,接着就是一股霸道的暖意冲进了体内。

    好像一队士兵,喊打喊杀把那些凉飕飕的东西都清理了,并且一路打到大本营,在腹部最凉的地方汇聚,那里原本嚣张的冰冷火焰被这些灼热的气息压的瑟瑟发抖,不断缩小,最后蛰伏不动了。

    廖停雁终于感觉舒服了些,浑身暖洋洋的,找回了自己绝佳的睡眠质量。

    司马焦等了一会儿,他准备等人醒了问些问题,可半天不见人醒。怎么回事,难道他的血还治不了那区区一点魔毒?她应该马上能醒过来才是。

    然后他就发现,这人确实没事了,只是她也没醒,而是直接睡了过去,睡的还……挺香呢,仔细一听还有细小的呼噜声。

    司马焦的表情变幻莫测,一旁的黑蛇脑袋一缩再缩,如果它有耳朵,此刻可能已经变成了飞机耳。

    看来这人不是胆子大,而是心大。司马焦想到那天看到她在晒太阳睡觉,一派比他还悠哉的样子,脸色更加古怪了。魔域要想送人进这里可不简单,这样千方百计送进来的……就是这样的玩意?

    莫非魔域这些年都已经败落了,所以都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奸细,这种不思进取的人也用,都比不上庚辰仙府这些人积极。

    只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人定然不简单,恐怕比那些蠢货更加聪明,不仅没到他面前来找死,甚至还悄悄笼络了那条蠢蛇,或许今天这一出也是她故意安排,果真好手段。

    司马焦想明白了,点点头露出一点满意之色“不错。”

    这样深沉的心机,配得上这张妖艳贱货的脸。

    心机深沉的妖艳贱货廖停雁,终于醒了过来,一眼见到俯视自己的那个杀人狂魔祖宗。这一幕给她的阴影不下于那天半夜醒过来看到大黑蛇对着自己张开血盆大口,所以她的反应也很真实,捂住胸口倒抽一口凉气,那口凉气实在太大,吸气声也很响亮。

    司马焦看着她表演,表情似笑非笑,心道演技着实不错,十分真实。

    廖停雁差点给他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